某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

再提垃圾账号马斯克扬言退出收购推特手里还有什么牌?

  再提垃圾账号马斯克扬言退出收购推特手里还有什么牌?马斯克收购推特(TWTR,股价40.13美元,市值306.67亿美元)的大戏再起波澜。6月6日,马斯克律师团队致推特的信件公开,律师认为推特拒不提供马斯克要求的垃圾账号数据,属于“严重违反”收购协议,马斯克因此有权终止收购。

  和此前马斯克在推特上的质疑相比,这次的律师信在正式程度和措词力度上都上了一个台阶。受此消息影响,私募公司牵头的优先股融资和银行组成的债务融资都按下暂停键,意味着参与方开始认真对待马斯克或退出收购的真实性。

  推特方面则再次坚称已经按协议条款提供了相关信息,仍然致力于推动收购按照协议定下的价格和条款完成。

  Mukasey Frenchman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Robert Frenchman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马斯克的指责很难在法律上成立,他可能是希望以此为理由来重新商定收购的价格。

  在律师看来,对于推特而言,以法律手段保护利益的选项很多。但推特除了与马斯克对簿公堂,是否真的别无选择了呢?

  6月6日的律师信并非马斯克第一次对推特垃圾账户问题“发难”。5月17日,马斯克就曾在推特表示,推特公布的垃圾账号占比低于5%的数据不可信,要将数据核实清楚才会继续推动收购事宜。他认为,真实的数字应该是推特公布的4倍。

  在律师信中,马斯克的律师表示,推特不愿提供详细数据以供马斯克自己分析垃圾账号比例,是在 “积极地抵抗和阻挠”收购协议赋予马斯克的信息权利,是对马斯克权利和推特义务的“实质性违反”,马斯克因此有权不完成收购和终止收购。

  旧金山Gamma律师事务所的管理合伙人David Hoppe通过邮件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表示,(律师信中提到的)与完成收购相关的“任何合理商业目的”带来的信息权利,主要是指买家为了完成收购而索取目标公司实体资产、银行账户、人力资源等信息,推特的商业运营数据并不包含在这一范围内。

  结合马斯克的公开发言来看,对垃圾账号数据的要求更像是服务于尽调(而马斯克此前已经免除对推特的尽调),而非推动收购所必需的信息,推特不提供也并不违反合约,David Hoppe总结道。

  就哪怕说推特确实在此方面违反了协议,马斯克要以此为理由退出收购,按照美国并购法律规定,他还必须证明推特的行为对公司业务造成了“重大不利影响” 。“‘重大’是一个很高的标准,这里很可能达不到,” 美国Mukasey Frenchman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Robert Frenchman通过邮件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表示。他认为,马斯克律师提出的论证并非全无道理,但要从法律上坐实“重大不利影响”是很困难的。

  前并购律师、现彭博专栏作家Matt Levine直言不讳地指出,垃圾账号不过是马斯克为自己反悔收购找的借口而已。

  马斯克是推特上目前粉丝最多(接近1亿)、活跃度和互动率最高的名人之一。而据《福布斯》杂志2021年10月的调查,马斯克当时的6000万粉丝里约有一半是“假粉丝”。不过马斯克的个人体验并不代表整个推特的数据,他认为推特垃圾账号占比达20%并没有实打实的证据。

  马斯克过去几年经常抨击推特的垃圾账号问题,在收购的时候就明确表示,治理垃圾号问题是他收购的目的之一。因此,他不可能在提出收购一个多月后才发现垃圾账号是个严重问题。

  为了这笔和自己的主业毫无关系的任性收购,马斯克可以说付出了惨重代价。4月4日,特斯拉(TSLA,股价716.66美元,市值7406.74亿美元)的股价已从3月中旬的低点一路反弹至1145.45美元/股,离2021年11月的历史最高点1229.91美元/股已经不远了。但随着马斯克当天公布持有推特9.2%股份后,特斯拉的强力反弹也戛然而止。自那时算起,截至6月7日美股收盘,特斯拉的股价已经累计下滑37.4%。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,马斯克个人财富在这期间已经缩水约740亿美元。

  另一方面,推特的股价近期在40美元/股上下浮动,已经完全抹去了马斯克公布购入推特股票以来的全部涨幅,离54.2美元/股的收购价更是差了一大截。实际上,在美联储加息背景之下,整个美股科技股板块都呈显著下滑的趋势,推特在短暂抵抗后欣然接受马斯克的收购,估计也是认为其股价不大可能涨到54.2美元/股。

  不少分析人士指出,马斯克近期的一系列“骚操作”,要么是想退出收购及时止损,要么是想以退出为要挟,把推特拉回谈判桌,重新商定收购价格。

  按照收购协议,假如收购最终未能完成,责任方需要向对方支付10亿美元的赔偿。在无法证明推特违反合同的情况下,是不是他可以选择支付赔偿后一走了之?虽然最近马斯克身家缩水,但依然以2140亿美元的个人财富稳坐世界首富宝座,10亿美元可谓小菜一碟。

  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,因为收购协议里明确规定,只有在特定的情况下马斯克才能以支付“分手费“方式终止收购,否则推特有权强制要求完成收购。

  协议里规定的特定情况主要包含三种:监管机构不批准收购、推特业务情况严重恶化、以及马斯克的债务融资失败。本月初,推特收购案的监管等待期已过,美国反垄断机构联邦贸易委员会并未提出异议,推特的运营基本面也并不存在任何明显的变化。

  目前唯一的变数是融资情况。据路透社6月7日报道,由于马斯克威胁终止收购,以私募公司阿波罗全球管理领衔的20亿至30亿美元优先股融资谈判已经暂停,而由摩根士丹利等几家银行提供的130亿美元债务融资也暂停了筹备工作。两项融资的参与方都表示,他们只是在等待交易前景变得更加明朗,因此也很难说融资已经失败。

  或许退出收购的威胁只是一个幌子。“我认为,最有可能的情况是马斯克希望以此降低收购价格,” 律师Frenchman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。

  这种策略在公司并购历史上不算罕见,最近的蒂芙尼收购案就是一个例子。新冠疫情爆发后,奢侈品巨头LVMH集团曾威胁退出对美国珠宝品牌蒂芙尼的收购,在经过数轮官司缠斗后,蒂芙尼最终在2021年1月同意将收购价下调4.25亿美元,以158亿美元成交。

  对于推特而言,自从接受马斯克收购提议之后,整个公司已经进入迎接新老板到来的状态。4月底以来,推特暂停了招聘,开始各种削减成本,还辞退了两名负责产品的高管。大规模调整之下,公司上下人心惶惶,不少员工开始消极怠工,公司高管还不得不专门开会来稳定军心。

  因此,推特断然不能接受马斯克如川剧变脸般的态度转变。对于马斯克数次拿垃圾账号说事,推特坚称公司已经按照合同条款向马斯克提供了相关信息,推特致力于确保收购按照协议的价格和条款完成。

  虽然推特展示了完成交易的决心,也有合同条款的法律保障,但能否最终在马斯克愈发强硬的威胁下坚持不低头,仍然存在变数。

  “推特有可能在马斯克同意支付分手费的情况下,仍然坚持强制执行收购,但这将是一条很艰难的道路。”Frenchman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。“因为他们需要和一个资金雄厚的买家对簿公堂。诉讼过程会非常激烈,可能耗费很长的时间,诉讼费用也很高。毫无疑问,这将牵扯到推特很大的精力。”

  实际上,按照路透社的统计,输掉此类官司的收购方很少被强制要求完成收购,而是通过其他方式与被收购公司达成和解。

  “如果推特起诉的话,最终可能会同意和马斯克达成和解,但前提是马斯克得提高分手费,增加的金额或许高达数十亿美元,” 美国Moses & Singer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Howard Fischer通过邮件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。

  Fischer认为,在强制执行之外,推特还可以起诉马斯克的反复贬损给公司带来了显著损失(反映在股价中),从而违反了收购合约,以此要求进一步的赔偿。

  在律师Hoppe看来,假如马斯克采取拖延战术,迟迟不完成收购,推特还可以起诉马斯克,要求赔偿交易延期带来的经济损失。

  总之,摆在推特面前的法律选项很多,但哪种方式才能最大限度地保护自己的利益,既取决于马斯克的态度,也考验着推特高层的应对智慧。

  Frenchman认为,至少在短期内,推特仍然会争取以54.2美元/股的价格完成交易,“我认为推特会在和马斯克展开长时间的拉锯战之后,才会考虑重新商定收购价格或者赔偿金额的事情。”